<p id="hxv9b"></p><em id="hxv9b"><span id="hxv9b"><track id="hxv9b"></track></span></em>

    <form id="hxv9b"></form>

    <form id="hxv9b"><form id="hxv9b"></form></form>
      <address id="hxv9b"><listing id="hxv9b"><meter id="hxv9b"></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hxv9b"><form id="hxv9b"></form></address>

            <address id="hxv9b"><listing id="hxv9b"><meter id="hxv9b"></meter></listing></address>

            中文 English 中再集團首頁

            中行原油寶事件,從保險角度給你不一樣的解讀

            日期:2020-09-14 字號:


             2020年必將是載入史冊的一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期原油寶事件鬧得沸沸揚揚,不斷發酵,中行已經發布了和解協議,有的投資者選擇接受(據中行內部人士接受采訪時表示,超過80%客戶完成了和解簽約),有的不滿意和解方案選擇訴訟,有的還在觀望。

             這次事件也給投資者上了一課,不管采取何種處理方式,當暴風雨來臨時,相對“弱小”的投資者更多的感受到了震驚與無奈,另外,銀行也是受損者之一,需要面臨巨額的資金賠付以及股價下跌,甚至監管機構等的調查。

             討論之余,大家沒有注意到的是,除了被動自擔風險損失,保險也是風險轉移、損失補償的重要風險管理工具。在國際上,金融機構的實踐中,保險一直作為非常重要的風險緩釋方式,在歐美等西方發達國家,針對金融機構經營中的各類風險的保險產品已非常成熟,我們來看一下原油寶事件哪些損失可以轉嫁給保險市場。


            原油寶事件發展脈絡時間軸大致如下:


             

             事件的問責點可能有哪些?

             

             原油寶事件雖遭遇原油市場黑天鵝,但是關于中行是否應該承擔責任以及承擔何種責任,各家觀點不一,關注點主要集中在以下幾方面:

            1、就性質而言,原油寶本質是衍生品交易業務、期貨、理財產品,還是披著理財外衣的期貨產品,產品本身是否違規,是否存在設計漏洞,是否應該考慮到負油價等極端情況發生,產品的風險等級如何界定等,都需要清晰的界定。

            2、中行關于產品的宣傳及風險提示是否充分。中行在產品宣傳時是否充分告知投資者風險情況,包括穿倉風險。其在2018年6月1日官微發文:“對于沒有專業金融知識的‘投資小白’,是否也有好玩有又可以賺錢的產品推薦呢?當然有啦!那就是原油寶!”。

            確實是“投資小白”都可以買嗎?不需要專業的金融知識與較強的抗風險能力嗎?這是不是誤導投資者的行為?

            3、投資者適當性是否滿足。我國有《證券期貨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辦法》等一系列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辦法,要求金融機構在銷售金融產品時,必須了解客戶的知識、財務狀況、投資需求等信息,幫助客戶判斷是否具備相應的風險認知與承受能力,是否是適格投資者,并且對風險進行充分告知。

            原油寶的本質具有期貨的極高風險性,中行在向客戶銷售銷產品時,對投資者的風險承受能力評估,是否契合產品本身的風險等級,是否履行了相應的義務值得關注。

            4、中行原油寶協議中約定跌至20%保證金時會強行平倉,但是實際發生時,中行并未做到,其給出的解釋是,原油寶若為合約最后交易日,則交易時間為8:00至22:00,保證金是在十點之后跌至20%以下,此時銀行不能進行強制平倉。                                          

            那么出現這種情況,在簽訂原油寶協議時是否寫明,中行是否應承擔責任,是否存在產品設計漏洞、或是其未盡職盡責做到風險控制的情況。

            5、4月15日,芝加哥商品交易發布測試公告稱,如果出現零或者負價格,所有交易和清算系統將繼續正常運行。

            該公告發出后,中行是否應采取一定風險規避措施,是否應將該消息及時告知原油寶客戶,并進行風險提示,其對于產品的管理機制以及對于風險的管控能力,是否應進一步完善?也是需要關注之處。

             

            投資者、股東、銀行的損失有救濟機制嗎?

             

            目前,事態還在發展中,我們的分析也多為開放性探討,相關事態的定性還需要待監管機構的調查確認。

            金融機構本身就是高風險行業,中行屬于較早實施巴塞爾新資本協議的國內商業銀行,根據巴塞爾新資本協議,銀行面臨的主要風險可以歸結為信用風險、市場風險和操作風險。

            根據國際上金融機構的實務經驗,其通常會通過保險進行風險規避,但并非所有的風險都能夠通過保險轉移,能通過保險轉移的通常是純粹風險,即只有損失可能而無獲利機會的風險,而一般來說,投機風險是不能夠通過保險轉移的,黑天鵝事件本身帶來的損失有投機風險相關的,但是操作風險(如由于不適當的、有問題的內部流程、人力資源以及系統以及變更、欺詐等外部事件導致業務損失的風險)中的相當部分是可以通過保險轉移的。

            原油寶投資者投資損失、上市公司股東的股價波動、分紅損失以及中行自身面臨的賠償損失等是否有救濟機制?如中行在原油寶事件中存在不當操作,則大概率屬于以下操作風險分類中的“客戶、產品和業務活動事件”一項,投資者、股東包括銀行本身的損失,能夠通過保險得到比較好的風險緩釋。


             

            國際金融機構怎么做的?

             

            前文提到,國際金融機構普遍都進行了非常完善的操作風險相關的保險安排,風險敞口覆蓋可高達數以億美元計,其一般都會購買金融機構綜合保險Bankers Blanket Bond,簡稱“BBB”,主要保障雇員或與他人串謀的不誠實、欺詐等行為造成的損失以及營業場所財產損失、偽造票據、有價證券等損失)、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責任保險(Directors and Officers Liability Insurance,簡稱“D&O”,主要保障公司的董監高在履行管理職務過程中,因為不當行為給相關第三者帶來損失的個人責任以及公司與公開發行證券、雇用相關的責任、金融機構職業責任保險Professional Liability Insurance for Financial Institutions,簡稱“FIPI”,主要保障金融機構提供金融服務過程中,發生的不當專業行為,第三方提出索賠導致的損失)。

            國際上,個別金融機構亦有未購買相關保險的情形,如個別頂級投行,因為過去十多年的操作風險損失賠償為天文數字,故保險市場不再承保,另有部分損失記錄持續不良的銀行,不愿意支付增加的保費而未購買。

            針對操作風險,除保險外,國際上部分金融機構也會采取自保計劃進行風險管理,此處不做贅述。

             

            中行的巨額損失保險能賠嗎?

             

            根據和解協議,中行預計損失數十億人民幣,另外還有股價損失、訴訟成本等。

            還原到原油寶事件本身,以上保險也有觸發賠付的可能:

            FIPI:根據以上分析,原油寶事件中,無論是產品本身設計問題、產品宣傳及風險提示問題、投資者適當性滿足問題、風險告知與提示問題,又或者是專業能力不足、對境外金融產品的交易規則不夠了解等,給投資者造成損失,均有可能啟動FIPI的賠付,在符合保單規定前提下,賠償相應判決金額、和解金額、法律費用等。

            D&O:任何操作風險的暴露,其實都可以上升到管理行為的問題,原油寶事件也不例外,雖然是單一金融產品出了問題,但本質上,銀行可能存在對風險沒有深入了解預估、對業務板塊的風險容忍度和風險偏好缺乏深入和全面的評估、欠缺有效的應急計劃和危機處置預警等管理問題,所以,原油寶事件發生后,除原油寶投資者損失外,中行股價下行,中行承擔的巨額虧損金額最終也可能需由其股東買單,不排除會引發D&O索賠(如中行已購買D&O)。

            據了解,國內大多數境外上市的大型金融機構一般都會購買D&O,但是FIPI及BBB,由于本地保險市場供給不足以及投保時對金融機構披露信息的要求較嚴格等原因,投保率不高。

            但中資金融機構的海外機構由于當地環境和風險等因素,普遍會購買相關保險。如中行海外機構也涉及此次原油寶事件,可能會得到相應的保險保障。

            另外,圍繞金融機構的業務經營領域,還有諸多保險產品提供相應的保障,如專門針對投資管理行業的投資管理責任保險(Investment Management Insurance,簡稱“IMI,主要包括董監高責任險D&O、金融機構職業責任險FIPI和商業犯罪保險Crime三項內容)和針對海內外并購活動中,買方因賣方違反并購協議中的保證條款所遭受損失的并購保證保險Warranties & Indemnities Insurance,簡稱“W&I”或“R&W”)針對因買方不能完成擬議交易,買方向賣方支付的費用的反向分手費保險(Reverse Break Fee Insurance / Reverse Termination Fee Insurance)。

            當今,我國金融業已躋身世界前列,但原油寶事件暴露出我國金融市場操作風險的問題仍不可忽視。

            風險管理是金融行業永恒的主題,尤其隨著我國金融市場開放步伐不斷加快,市場環境不斷激烈變化,我們必須學習并做好風險管理,才能在更為復雜的風險環境中生存,借鑒國際成熟經驗,通過保險進行有效的風險轉移,也是我們不能不上的一課。

             

             

             

            聲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學術觀點,不應視為任何正式法律意見或保險建議,亦不代表公司觀點,歡迎大家探討與交流。如需轉載或引用該文章內容,請私信溝通。

             

            本文作者

            王偉

            特殊責任險負責人 華泰保險經紀有限公司

            wangweibj@huatai-serv.com

            010-5653 3679


            挖矿怎么操作